黑崎一心

  • A+
所属分类:日本神话
黑崎一心,日本漫画<死神>及其衍生作品中的男性角色,主人公黑崎一护的父亲,为人低调,实力强大.黑崎一心原是尸魂界护廷十三队十番队队长,后隐居于现世,其妻子黑崎真咲是灭却师,有一儿两女分别是黑崎一护.黑崎夏梨.黑崎游子.
黑崎一心

黑崎一心

角色形象

身份背景

黑崎一心是原十番队队长,属志波家族,原名志波一心,黑崎家的支柱,经营一家医院。是黑崎一护、黑崎游子与黑崎夏梨的父亲。

性格特点

留着黑色短发,下颚蓄著胡子。喜欢吃芋头羊羹,擅长烹饪,平常性格大而化之且爱耍宝,一直以一种搞怪形象出现,经常出其不意的攻击一护,还因此给家人带来不少麻烦。但一心是个极其重视恩义的男人,只要有人曾经对他伸出援手,就会尽力报答对方的恩惠,纵使自己和该对象素昧平生,也不愿对其见死不救。溺爱儿女,在家中客厅的墙壁上贴着亡妻真咲的挂像,因为“她唯一一次夸我是说我拿烟的姿势很帅”,只在每年忌日在妻子的墓前吸烟。与浦原喜助、石田龙弦、四枫院夜一是故交。

黑崎一心出身于尸魂界前四大贵族之一的志波家族,为分家的当家大人,为前任护廷十三队十番队队长,亦是志波海燕、志波空鹤、志波岩鹫的伯父,当时的松本乱菊和日番谷冬狮郎则是其所属番队的副队长和第三席官。他在任职队长的期间,便极为欣赏冬狮郎的工作效率和认真负责的态度,还直言对方会是成为继任十番队队长的最佳人选。

距离故事开始的多年前,一心透过冬狮郎呈报的报告书,得知鸣木市接连发生驻现世死神遭不明对象袭击杀害的案件(实为蓝染惣右介为了找出假面军势的藏身处,利用改造的虚将驻现世死神当成实验对象的计划),因为顾及此次任务的危险性甚高,决定独自抵达现世进行调查,当他在雨天遇上实力极为强劲的虚白,却遭忽然现身的蓝染等人从背后偷袭而身受重伤的时候,灭却师黑崎真咲现身击退了虚白,还亲自为他疗伤,双方因为这项契机而邂逅了彼此。但随后黑崎真咲开始了虚化,必须要有死神和其保持“连接”。此时志波一心因为想要感谢黑崎真咲的救命之恩而再次来到现世,随即在浦原喜助的帮助下与黑崎真咲“连接”,从而丧失了死神的力量,之后转而留在现世生活,和真咲结为夫妻,并有了一护、游子、夏梨三个子女,于空座町开设黑崎医院。与浦原喜助是旧识。与石田雨龙的父亲石田龙弦很久以前就认识彼此。

一护和真咲从空手道场返家的途中,碰巧在小野濑川遇见以小孩型态的诱饵现身,意图引诱猎物上钩的虚(GrandFisher),结果真咲为了保护被虚迷惑的一护,遭其伤及背部而当场遇害身亡。在得悉爱妻丧生的噩耗后,一心虽然对于自己没能及时拯救真咲深感痛心,却没有因此责难一护,反而抱持着后者是“爱妻以性命换取来的对象”的想法,独自一人抚养着三个儿女。为了纪念早逝的亡妻,一心特地将真咲的遗照张贴在自家客厅里,甚至为此收敛了自己的烟瘾,只在真咲的忌日才会在她坟前抽烟。

在三年前的某个早晨就读中学的井上织姬背著发生车祸而身受重伤的兄长井上昊,抵达黑崎医院为兄长求诊。一心虽然奋力地为昊进行急救,无奈因为昊的伤势远超过黑崎医院的设施应对范围,以至于昊还来不及转至大型医院接受治疗,便于等待转院的期间撒手人寰。即便如此,一护仍因为这个契机,认识了织姬并与之成为朋友。后来每逢严重病患急需转院治疗的时候,一心都会借着自己和龙弦的好友关系,向空座综合医院请求调派医疗设施,但有时亦对医院职员借故推拖的行为感到颇有微词。虽然隐居于现世之中,仍然能够清晰掌握尸魂界的动态。当一心和浦原喜助聊到破面忽然加速演变一事时,一心亦猜测到此事为先前从尸魂界叛变的蓝染惣右介所为。

尸魂界拯救篇

初登场的一心经常以一种耍宝的形象出现在家人面前,在家里经常偷袭一护。他特别规定一护必须在晚上七点前回到家里,若是一护稍有迟归,则会给与肢体上的教训。在夏日烟火祭时,他带着游子和夏梨一同参加。刚好在河边遇到一护等人,还顺势拉着一护参加烟火祭。回程途中,一护告知一心他即将外出几天,甚至可能会在暑假结束时才回来的消息。于是一心特地在一护等人前往尸魂界的那天,将真咲生前送给他的护身符,交给一护保管,还特别提醒对方记得回来的时候将护身符还给他,之后便站在门口,目送一护离开家门。

一护拯救了露琪亚后从尸魂界返回现世短暂休息之后,一心再度以飞踢的方式,直接闯进前者的卧房但被挡了下来。父子俩为此发生肢体冲突,甚至还引起路过黑崎诊所的民众侧目围观。

破面篇

拯救露琪亚事件结束后,一护准备在出门上学前,将真咲生前留下的护身符交还给一心;然而一心却以自己不再需要这个护身符为由,坚持让一护将护身符带在身边,甚至还刻意将护身符绑在一护的制服上,令赶著上学的一护为此感到很郁闷[17]。就在接管一护身躯的魂,险遭变成仿破面的GrandFisher袭击时,真咲生前留下的护身符,忽然散发强大的能量将GrandFisher推开。此时一心以死神的姿态现身,将护身符递给魂,并且说明这个护身符其实是特地为了魂制作的。随後一心出面迎战GrandFisher,并且只凭一刀就让对方瞬间毙命。当浦原喜助问及一心重获死神力量的感受时,一心道出他虽然斩杀了害死真咲的虚,但他本人却从未憎恨过此虚,而为自己当年无力解救真咲感到遗憾,还和浦原提到假面军势等人开始接触一护,以及蓝染惣右介利用崩玉创造出破面强化战力的计划。后来朽木露琪亚为了调查破面袭击空座町一事来到现世时,一心和游子亦同意让露琪亚寄住在他们的住处。

一护、雨龙、茶渡在浦原喜助的协助下,前往虚圈营救被乌尔奇奥拉掳走的织姬后,一心忽然出现在雨龙的父亲石田龙弦的面前。一开始,一心对于龙弦开始直接称呼他的姓氏感到意外,而龙弦也因为见到一心恢复死神的力量并忽然进入修行场地感到讶异。但在一心注意到雨龙留下的信件后,龙弦道出自己即使不看信也猜到大概的内容,并说明他已经协助雨龙恢复灭却师的能力,接下来则看雨龙如何应用这股力量,并对一心笑称他是个不负责的父亲的说法提出反驳,认为一心的状况比他还要更糟。而一心,则是低调认同龙弦的回应,并终止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空座町篇

空座町大战中,一心忽然以死神的姿态现身,使得蓝染惣右介没能及时揭露一护的身世之谜,还特地施展隐藏灵压的结界,趁机将一护带到隐密的角落谈话。起先一心认为一护会对他刻意隐瞒死神身份一事感到疑惑,但一护表示一心会刻意隐瞒这件实情有他的理由,加上一护顾虑到自己的说话技巧并不好,因此他希望等到一心愿意坦白的时候再跟他透露真相[3]。之后一心与崩玉模式第一形态的蓝染展开激烈交战,其间令蓝染多次受伤,更一度将精疲力竭的蓝染逼至极限,其后和浦原喜助、四枫院夜一联手与崩玉模式第二形态的蓝染展开激烈交战,最后三人都是不敌被击倒。为了保护空座町,和一护通过穿界门追击蓝染,引导一护在断界的三个月(相当于外界时间一小时)内领悟「最后的月牙天冲」的同时,将锁链绑在自己身上进行「界境固定」。在一护结束修行後,灵力耗尽而倒下,被一护扛在肩上,抵达尸魂界的空座町。为了不让一心受到波及,一护暂时将一心安置在较为安全的地方,才和蓝染正式展开最终决战。

死神代理消失篇

空座町大战结束1年5个月后,一心陪同游子和夏梨参加中学的入学典礼。就在XCUTION领导人银城空吾和一护接触后的隔天,一心再度闯进一护的卧房向他道声早安,然而一护对一心的玩笑感到不以为然,还抱怨这项举动让他做了个怪梦。当一心询问一护关于梦的内容时,一护却表示自己想要说的时候,已经记不得梦的细节。之後银城为了引起一护的注意,特地取得一心的照片到鳗鱼屋委托调查任务。

石田雨龙与井上织姬接连发生袭击事件没多久,一心约谈浦原喜助商量些私事,但为了防范有人偷听到他们交谈的内容,特地到别处谈话,之后浦原、一心、露琪亚达成共识,和夜一、平子真子、以及护廷十三队所有正副队长与部分成员集合所有人的灵压,制成帮助一护恢复死神力量的灵刀。在月岛控制了一护身边的亲友后,一心与浦原和露琪亚来到月岛秀九郎和银城空吾所在的大宅邸,让露琪亚利用浦原特制的灵刀刺向一护的胸口,使一护重获死神的力量。为了不让茶渡与织姬继续受到月岛的控制,浦原和一心特地趁著月岛威胁茶渡与织姬时,从后方用空手将两人击昏并带回浦原商店休养。起先一心因为担心银城会将关於屍魂界监控代理死神的真相全部说出来,想要和浦原前去支援对抗完现术者的死神并阻止银城,却被浦原以战斗差不多都结束,去了也帮不上忙与一护迟早会知道所有的真相为由劝解,转而和握菱铁斋待在浦原商店看护昏迷中的茶渡与织姬。

千年血战篇

因为妮露的求救,一护与茶渡、织姬、浦原喜助前往虚圈展开救援行动后,一心将一护的身体搬回自家住处,后来一护因未能通过二枚屋王悦的考验,而从灵王宫遣返至现世没多久,因未通过试验而伤心的一护,在家门口呼喊着浦原喜助,后听见一护的呼喊声而前去开门。但一护反而先行前往鳗鱼屋店主鳗屋育美的住处,借此沉淀自己的心情。待一护稍微冷静后,一心以死神姿态抵达鳗鱼屋迎接一护返家,后通过浦原喜助的转告得知一护因未能通过二枚屋王悦的考验而被送回现世。后一心出现在一护的面前说出了友哈巴赫的身份与真咲的死因,从而使一护了解了过去,消除了迷茫。第二天早晨,消除了迷茫的一护在一心和抵达黑崎家归还代理死神许可证的鳗屋育美目送下离开家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