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原喜助

  • A+
所属分类:日本神话
浦原喜助,日本漫画<BLEACH>及其衍生作品中登场的人物.其智力非常高,原护廷十三队之十二番队队长兼技术开发局第一任局长.110年前为救助被蓝染惣右介算计的平子真子一行人而被逐出尸魂界,来到现世,但一直密切关注各方的动向.
浦原喜助

浦原喜助

角色形象

身份背景

原为护廷十三队二番队第三席,兼隐密机动第三分队‧槛理队分队长,负责看守被囚禁在蛆虫的巢穴当中、没有犯错而又危险的死神。曳舟桐生晋升零番队之后,浦原担任十二番队队长兼技术开发局局长,110年前事件发生后,被流放现世。

一护在剧情前期都用“木屐帽子”来称呼浦原喜助,后来则改称他“浦原先生”。

衣着相貌

浅黄色稍翘的短发,军绿色双眼,下颚留着少许胡渣。平常总是穿着深绿色的短外挂与轻便的绿色衣裤,而且喜欢戴绿白相间的渔夫帽及穿木屐。

性格特点

性情幽默,喜爱开玩笑,偶尔会作出戏弄他人的行为(例如对井上织姬诓称黑崎一护看见其穿着特殊风格的衣服会很开心,令暗恋一护但习惯穿着保守的织姬换穿曝露的衣装),但在关键时刻会显现异常冷静的一面(日本地区的动画版黄金图鉴,则增加其喜欢猫的设定,碎蜂则在官方小说里谑称他为“奸商”)。外表温和,但实力高强,能凭空手制服蛆虫巢穴的囚犯。一旦开始认真的时候,即便仅将封印成手杖型态的红姬指向一护的面前,亦能让后者感受到不寒而栗的气息。智力高,擅长分析事物和发明物品,曾被蓝染惣右介承认他是“尸魂界当中,唯一在智力方面超越他的存在”,甚至也是友哈巴赫认定的五大特记战力之一,原因是“手段”,能用层出不穷的未知手段干净利落地解决一切难题与困境。同时也是少数知晓“灵王”的存在并遵从其意识的对象。

剧情表现

身世与经历

原为护廷十三队二番队第三席,兼隐密机动第三分队‧槛理队分队长,负责看守被囚禁在蛆虫的巢穴当中、没有犯错而又危险的死神。与四枫院夜一以及流魂街的烟火师志波空鹤是熟交。当浦原与夜一尚未加入护廷十三队以前,两人就曾在尸魂界的双亟顶刑台下方秘密建造地下训练场,并不时来到此处与对方互相切磋。据夜一所说,喜助是个“自昔日开始,便相当擅长偷偷作恶”的对象。

于主线故事的110年前,因为十二番队队长曳舟桐生被调升到零番队(王属特务),所以当时第二番队队长兼隐密机动队队长四枫院夜一推荐他成为十二番队队长,副队长为猿柿日世里。于上任后随即创办了技术开发局,并从蛆虫巢穴里请来了涅茧利当副局长。后来,蓝染惣右介以平子真子等死神为实验对象,进行虚化实验。喜助与当时的鬼道众大鬼道长握菱铁斋用禁术救回了真子等人,但中央四十六室断言喜助是实验策划人,并打算将真子等人以“处理虚的规格”处死。此时,夜一介入,协助喜助和铁斋逃走。于是,喜助为自己、铁斋及真子等人制作了义骸,并将他们一同带到现世。自此,真子等人以假面军势的姿态存在;喜助和铁斋则为了研究解除平子等人虚化的方法,留在现世并开办了浦原商店,作为一行人在现世里的活动据点。而这件事情亦导致当时身为夜一部下的碎蜂深受打击,因而认定喜助和假面军势是让夜一离开尸魂界的元凶,从此对喜助等人抱持着极为厌恶的态度。

隐居现世的期间,喜助让铁斋以店员兼助理的身分留在身边,并在偶然的机会,偶遇遭蓝染创造的改造大虚(虚白)攻击受伤的黑崎真咲。当真咲受虚白的转移作用影响,致使身体产生虚化现象的时候,喜助及时现身在险些为此发生冲突的灭却师石田龙弦和时任十番队队长志波一心面前,告诉两者拯救真咲的方式。虽然真咲因为一心和喜助的出手相救,免于遭虚化侵蚀而自我消灭的结果;但一心仍为此事付出代价,无法使用死神的力量。之后,喜助特地帮助失去力量的一心安顿现世的生活所需,让后者能够在空座町开设黑崎医院维持生计,还雇用拥有和虚战斗的能力的䌷屋雨与花刈甚太,担任浦原商店的雇员。除了贩卖日用品、不时发明死神相关的物件、让黑崎一护等人使用浦原商店的地下训练室、协助一行人通往尸魂界与虚圈等其他地点,喜助还经常在剧情中负责指导一护等人的训练,分析敌方的相关情报,偶尔也会在战斗结束后协助一行人疗伤。

因为其擅长分析事物的明晰思路和精巧的发明,使得一护等人多次于剧情中蒙受其惠,然而也因为喜助遵守灵王意识的立场,致使厌恶并试图反抗灵王的蓝染非常鄙视喜助。

现世初篇

就在朽木露琪亚抵达现世执行任务、将死神力量传给黑崎一护的当晚,浦原出现在露琪亚的面前,对露琪亚伸出援手,除了特地准备一件特制的义骸给露琪亚使用,负责提供前者衣着和卫浴方面的需求以外,还接受对方的委托,从尸魂界订购指定品牌的义魂丸。

当露琪亚再度光顾浦原商店时,浦原让她在店里挑选义骸专用的接着物件,还准备将露琪亚先前预定的义魂丸亲自交给对方,但由于身为雇员的䌷屋雨不慎拿成摆在仓库里的不良品,而阴错阳差的将改造魂魄(魂)交给露琪亚(后来露琪亚将魂转交给一护,使他的灵魂能够脱离身躯,变成代理死神进行战斗)。在发现交给露琪亚的改造魂魄是误售的不良品后,浦原不但没有责备当时拿错样品的䌷屋雨,还亲自对一护提出将魂回收的要求,但因为露琪亚的劝说而取消了念头。

废弃医院事件中,浦原带着甚太和釉屋雨来到废弃医院,见识观音寺的节目拍摄现场,还在一护和露琪亚引发骚动的时候,特地对现场工作人员使用记忆消除器而顺利脱身。后来石田雨龙为了和一护较量高下,使用诱饵将大量的虚引来空座町时,浦原带领铁斋、釉屋雨、甚太赶到现场,协助一护解决被引至空座町的虚群,并将初次使用新力量而昏倒在地的茶渡泰虎与井上织姬带回浦原商店休养。事后,浦原告诉茶渡与织姬,他们因为先前和一护接触过的缘故,以至于原本深藏在灵魂深处的能力被强行拉了出来;而发生在两人身上的变化,只是交给他们出现在面前的门的“钥匙”。

尸魂界拯救篇

朽木露琪亚被阿散井恋次与朽木白

哉拘捕的当晚,浦原出现在黑崎一护的住家窗台上,用红姬的刀鞘协助一护灵体出窍,使其变成代理死神赶到现场援救露琪亚(但根据浦原的说法,这是为了让一护理解他当时的实力界线)。一护被白哉击败导致死神能力丧失后,浦原为身受重伤的一护和雨龙疗伤,还协助一护进行死神化训练,唤醒了一护体内的死神力量,并且协助一护一行人进入尸魂界展开救援行动。

四枫院夜一协助一护进行卍解训练时,就是运用浦原发明的“转神体”,让一护得以在极短的期限内习得卍解。由于当初浦原发明了崩玉却无力销毁,只得将崩玉以封印状态藏在露琪亚的体内,但后来蓝染仍旧取出了崩玉并前往虚圈(后来在蓝染的回忆中透露,当初浦原在110年前所创作的崩玉,其实是个未完成品。但蓝染因为自己创作的崩玉是不完全的成品,故将浦原开发的崩玉夺去,并且将浦原制作的崩玉灌入自己的崩玉里)。

一护等人顺利解救露琪亚后,浦原安排䌷屋雨和花刈甚太事先在断界出口处待命,让一护等人通过断界回到现世时,顺利降落在浦原搭乘的飞行布绫上。他对于没有和一护等人坦言关于崩玉真相一事,向一护等人致歉,之后便顺势接送一行人回到各自的住处。至此尸魂界拯救篇亦就此落幕。

破面篇

露琪亚拯救事件落幕后,浦原利用自身的技术,协助黑崎一心顺利恢复死神的力量,当一心为了替魂解围而出面击败GrandFisher没多久,浦原现身和一心讨论假面军势开始和一护展开接触的消息,以及蓝染惣右介开始利用崩玉创造破面的计划。

就在十刃第四刃乌尔奇奥拉·西法与第十刃牙密来到现世时,浦原与夜一现身击退重创一护等人的牙密,并且将受到牙密重伤的一护等人带回医治。他让跟着日番谷先遣小队来到现世的阿散井恋次寄住篱下,并且在茶渡泰虎伤势痊愈后,要求恋次协助茶渡进行修炼,而交换条件是浦原要回答恋次提出的每个问题。

由于顾虑到蓝染看中井上织姬的能力,浦原因此坚持不让织姬上场战斗,但蓝染仍然派遣乌尔奇奥拉将织姬带到虚圈。协助来到现世的日番谷冬狮郎等人,从临时第六刃鲁毕与牙密的对战中解危之后,浦原出面告知石田雨龙关于织姬被破面掳走的消息,随即开启黑腔,目送黑崎一护、石田雨龙、茶渡泰虎一行人进入虚圈。并且奉护廷十三队总队长山本元柳斋重国命令与技术开发局携手合作,建立四根转界结柱将空座町传送至尸魂界,在现世留下伪空座町提供护廷十三队作为战斗场所

根据假面军势成员有昭田钵玄和护廷十三队二番队队长碎蜂在空座町大战的对话,当钵玄为了对抗十刃NO.2拜勒岗,请求碎蜂使用卍解时,碎蜂随即猜到浦原曾经在私底下、对假面军势成员透漏她会卍解的消息。不过碎蜂对于浦原暗地走漏消息的行径感到相当不悦,甚至还要钵玄发誓会将浦原关在特制的结界里长达一个月。

空座町篇

空座町大战中,浦原事先为夜一特别制作战斗服,以利于战斗。由于浦原推断不可能杀了与崩玉结合的蓝染,转而开发新的封印鬼道。蓝染与一心激烈交锋过后,浦原忽然现身袭击蓝染。对蓝染施展鬼道攻击未果,及后在其身上设置灵压封印,但是蓝染反而转变成另外的姿态。此时夜一赶到现场,协助浦原作战。经过一番激战,被蓝染重创倒地。[8]

后来浦原自行起身抵达尸魂界的空座町,当蓝染承受了一护的“无月”攻势之后,由于力量衰减,使得浦原之前趁著与蓝染交战时,打入蓝染体内的新封印鬼道开始产生作用。导致蓝染被鬼道贯穿并包覆身躯,继而将蓝染彻底封印。浦原亦在与蓝染的对话中,透露自己曾经见过灵王,并站在服侍灵王的立场,甚至提到灵王是尸魂界不可动摇的存在。

事后浦原表示,蓝染的封印架会交给瀞灵廷的中央四十六室讨论处置方式,对于情绪有些低落的一护,浦原告诉他做的是正确的选择,并告知从虚圈归来的露琪亚、织姬、雨龙、茶渡、恋次有关一护因施展无月而丧失死神力量的消息。后由于护廷十三队总队长山本元柳斋重国亲自向中央四十六室交涉的缘故,浦原、夜一、铁斋终于得以洗刷百余年前因协助假面军势等人逃亡,被尸魂界高层裁决的罪名,顺利地恢复己身的清白。为了协助一护恢复死神的力量,浦原决定接受露琪亚的委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研究恢复死神力量的技术和方法。

死神代理消失篇

空座町大战结束1年5个月后,石田雨龙在对话中再次提到浦原。他邀请雨龙执行消灭虚的工作,还将一只手机送给雨龙当作谢礼。于此同时,黑崎一护的妹妹黑崎夏梨,开始更频繁的来到浦原商店拜访浦原。他让夏梨免费索取店里的灵魂商品,询问一护的近况,聆听了夏梨“想要保护哥哥”的愿望后,还对夏梨表示有需要时可以向他求助。然而浦原帮助一护等人的举动,却被银城空吾质疑他的行为动机并不单纯。

石田雨龙与井上织姬接连发生袭击事件没多久,黑崎一心约谈浦原并商量些私事,但为了防范有人偷听他们交谈的内容而转移阵地(当时一护躲在电线杆后方,偷听两人的对话)。实际上,浦原在一护跟着XCUTION成员进行完现术修行的期间,就已经得知月岛秀九郎等人的能力情报,和一心与露琪亚决定将死神的力量传给一护。为了确保露琪亚能够顺利地联络其他自愿参与这项计划的死神们,浦原利用研究设施的电脑,暗地潜入并更改通信技术研究所的装置设定,让警报装置暂时不会拦截关于死神力量转让的情报,并且在收到总队长山本元柳斋重国的召集命令下,获得护廷十三队所有正副队长和其他死神的协助,顺利地完成帮助一护恢复死神力量的灵刀。

月岛控制了一护身边的亲友后,浦原、一心、露琪亚来到月岛秀九郎与银城空吾所在的宅邸并现身在一护的眼前,让露琪亚利用灵刀刺向一护的胸口,使一护重获死神的力量。为了不让茶渡和织姬被月岛继续控制,浦原和一心趁著月岛胁迫茶渡和织姬时,从后方用空手将两人击晕并带回浦原商店休养(动画版增加安置一护的其他亲友至保护结界里的片段)。浦原认为,一护迟早都要发现尸魂界对代理死神进行监控的真相,因而阻止一心返回战斗现场支援一护,并特地委托一心和铁斋留在浦原商店。随即返回完现术者和死神交战的地方,准备为来到现世的死神们进行治疗,却因为死神们提前返回尸魂界的缘故,转而将当时还留在现场的一护、露琪亚、莉露卡带回浦原商店疗伤。事后浦原准备将铁斋制作的早餐亲自端给莉露卡,却发现莉露卡已经先行离去,只好将多出来的早餐端给甚太享用(动画版则在一护的亲友复原并清醒后,和众人抵达小野濑川,迎接刚从尸魂界返回现世的一护;但是浦原和平子的画像,则被碎蜂拿来做为出气的对象)。

千年血战篇

就在无形帝国的使者袭击尸魂界、造成包含一番队副队长雀部长次郎在内共117名死神丧生后,喜助因为察觉虚圈少了两个破面(妮露与佩谢),随即出现在准备前往虚圈的一护等人面前[9],加入一行人的行列前往虚圈展开救援行动。喜助告知一行人,尸魂界的异变与一护的战斗,都已经充分构成警戒条件,还认为这些事件全指向某件事物,而且已经是非同小可的程度。其后更趁著一护与虚圈狩猎队长“J”基路杰·欧丕对战时,和佩谢救出被埋在沙堆里的唐多洽卡,却意外地从自己的传令神机里,接获十二番队第三席近发送的求救讯号。为了让一护能够尽速前往尸魂界支援护廷十三队,喜助随即对基路杰发动攻击贯穿对方的腹部,让一护先行通过穿界门,并委托茶渡与织姬从基路杰的身上取得专门掠夺死神卍解的金属胸章,以便于分析敌人的情报。随后他将所有分析的情报传达给一护,却因为一时疏忽、误认对方已经无法战斗而疏于防备,被基路杰以“神圣灭矢”击中背部而受了伤。其后基路杰以力量将一护困在黑腔内且正欲对浦原等人下毒手,却遭突然现身的神秘人所杀而使浦原脱离危机。事后喜助透过随身的通讯装置,以及装置于魂的眼里的投射屏幕,向尸魂界报告一行人平安无事的消息,声称已和“某人”达成了合作协议之余,还建议一护这回应自行思考并依循自己的意愿行动,并且在零番队抵达瀞灵廷会晤护廷十三队过后,和十二番队队长涅茧利合作,仿造志波家的花火大炮,建造前往灵王宫的发射基地台。当一护被零番队成员二枚屋王悦遣返至现世没多久,立刻将其待在尸魂界期间所经历的事情全数转告给一心。为了能够应对即将来临的战争,喜助带领抵达虚圈展开救援行动的一行人前往涅各尔遗迹进行某项研究,负责指导茶渡和织姬进行特训,还特地为两者设计特制的衣装。及后更于瀞灵廷受到无形帝国灭却师的影响化为冰之宫殿的时候,抵达尸魂界向十二番队队长涅茧利传达夺回卍解的方式的讯息,及时将阻止灭却师盗取卍解的“侵影药”传送给护廷十三队诸位正副队长,令先前被星十字骑士团成员夺去卍解的碎蜂、朽木白哉、狛村左阵、日番谷冬狮郎成功地取回卍解,未料这项举动,反让夺取卍解的星十字骑士团成员们解除卍解带来的束缚,进而施展灭却师完圣体迎战护廷十三队。

待无形帝国领导人友哈巴赫率领“B”雨葛兰·哈斯沃德和雨龙进攻灵王宫后,喜助离开技术开发局和一护、茶渡、织姬会合,决定协助一护等人前往灵王宫,他将一护等人领到了十二番队的地下室并使完成任务的夜一与众人会面,随后他让众人坐上了之前仿造的花火大炮朝灵王宫而去。在一护前往灵王宫的空档时他再度前往技术开发局召集了余下的正副级队长,向众人诉说了他欲登上灵王宫的意图。当一切都准备恰当后,他告知众人此次行动凶多吉少,随后开始做手前往灵王宫的门的建造。当一护间接的杀死灵王之时下方的浦原因感知到这一状况而对以后的情况表示担忧,之后连同浦原在内的众人见证了浮竹以自身为祭品释放了灵王右臂而欲复活灵王的行径,为不辜负浮竹的心意众人加紧建造门的工作,但因缺少了浮竹的灵压而导致门无法成形,随后涅带着灵压增幅器出现为众人暂解危机。友哈巴赫将灵王吸收后浦原发现了天空的异象,而当由无间释放出的蓝染以黑棺使灵王之力的奔流消失时浦原对其实力提升感到战栗,随后受京乐春水委托再度做手因蓝染的缘故而被打散的门的建造,其后在众死神与倒戈的灭却师的协助下最终完成门的建造,众人出发前往灵王宫。进入灵王宫内的众人发现了眼前的异样,浦原告诉困惑的平子真子他并未失误,随后众人被京乐春水告知灵王宫已被敌人据为已有的事实。之后浦原在春水的带领下与众死神朝敌人大本营前进,在队伍前进的过程中副队长们陆续遭到敌人的狙击,并且在最前列的浦原、春水两人感知到之前消失踪迹的涅的灵压,但两人也并未在意,继续领着队伍朝目标前行。随后为了牵制敌人春水主动脱队前去应付对方,而平子、浦原等人则继续前进,之后遭遇突然出现在战场的杰拉德·瓦尔基里的拦截,因为担忧夜一等人的状况而将行动权交给了朽木、平子后离开队伍赶往其它战场,他在途中遇到了与自己达成合作协议的葛力姆乔,将对方的毒给解了后吩咐对方与妮露在暗中待命并按照指示行动。

随后他来到夜一的战场并看到她因亚斯金·纳克鲁瓦尔的力量而陷入困境,他在暗中观察过后特意配置了某种解毒剂注射进了夜一的体内,并给予夜一指示令对方化为雷兽形态,在亚斯金遭夜一力量蹂躏时他在旁解说,之后他以特殊道具将欲追击敌人的夜一唤回自己的身边,在一阵挑逗过后他正欲查看亚斯金的尸首,面前却出现了一个巨型的球体,并发现对方以怪异的姿态“复活”。亚斯金在提醒浦原已对其无计可施后布置了一个剧毒领域,并宣告浦原无法从内脱困,随后浦原在于其对话的过程中拒绝了对方的游说,遭到了对方的攻击以至于右眼坏死。在感叹对方是真的想取自己性命后卍解了斩魄刀,他对吃惊的亚斯金表示自己是首次在人前卍解,推卸掉对方询问自己卍解能力的要求后,他不怀好意地表示对方即将切身体会卍解的效果,随后他以卍解纵向刨开了对方的左臂,当对方与自己拉开距离时他赞叹对方的冷静并已察觉到自己卍解的效果是范围,随后他以卍解覆住了自己的面部恢复了双眼,在对方因诧异吃惊而走神时砍中对方的左臂,在天空与对方对峙时他再次以卍解改变了自己左臂的力量强度而将对方击落至地面。在亚斯金正欲再次提升毒球的浓度时他刻意告饶,表示自己已十分吃力,却被对方看破自己的故意之举并被对方点明卍解真相,他在赞赏亚斯金后随着暗示对方即遭葛力姆乔贯穿了胸口并被掠夺了心脏。原来,浦原喜助早已利用卍解改造了一条由外部通向毒球内的通道,而使待命的葛力姆乔入内助其脱险[36]。在倒地的亚斯金对葛力姆乔还能活动表示吃惊时他上前打岔表示一切都是自己所为,而且还招呼了对方以归刃的虚毒来对付他,浦原还表示自己的行事风格即是具备千策以应付一切可能,他还直言在战场应做好会死的觉悟来战斗,在对方表示已明白自己可怕时突然遭到葛力姆乔补刀,他欲提醒葛力姆乔不要行事过度,两人却突然感觉到身体的严重不适,在还未死去的亚斯金表示他自己死去这毒球的威力将会增强而倒下后沉默不语,在将希望托付给在外接应的妮露以及在他处战斗的黑崎与朽木后因伤势过重而倒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