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毛

  • A+
所属分类:希腊神话
传说欧洲最早从事伟大旅行的英雄,是寻找金羊毛之行的领导者.根据推测,他比希腊最著名的旅行家,即奥狄赛里的英雄要早一代.
金羊毛

金羊毛

这趟旅程当然是走水路.当时没有陆路,河流、湖泊以及海洋是惟一的路径.所有的旅程都是同样地,不仅要面对海底的险恶,陆上的危险亦不能免.夜晚船不开航,凡是水手碇泊的地方,都隐藏着能致人于死地的,比暴风雨和船难更可怕的妖魔鬼怪.高超的勇气对旅程来说是非常需要的,尤其是那些驶离希腊的旅程. 

没有任何故事,比驾驶阿果号寻找金羊毛的英雄所受的苦难,更能证明上述的事实.实际上,旅行中的水手们,是否必须面对如此繁多且扑朔迷离的危险或许值得怀疑.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著名的英雄,有些更是希腊中最伟大的,他们足以担当他们的冒险.

金羊毛的故事以一位希腊国王亚瑟玛斯作为开头,这位国王讨厌他的妻子,因而冷落她,然后跟另一位公主伊诺结婚.前妻妮费蕾为她两个孩子担忧,尤其是男孩菲里克索斯.她认为后妻将会设法杀他,以使自己的儿子能继承王位.她的想法一点也不错,后妻出身于大家庭,父亲是英明的底比斯国王加姆士.她的母亲和三个姐妹都是心地善良而毫无瑕疵的女人,但她却欲置这小男孩于死地,她想出了一个妙计.她用各种手段把所有的谷种弄来,在人们尚未播种前将它们烤焦,结果当然一点收成也没有.当国王派人前往神殿,请示神谕,指示他该如何解救这可怕的灾难时,伊诺便说服使者,或者更可能是行贿而使他说:神谕指示,除非他们交出菲里克索斯作为贡献的祭品,否则将会五谷不登.

人民因迫于饥馑,于是便强制国王,使国王屈从而答应这个男孩的牺牲.后来的希腊人和我们一样,对于这种牺牲的观念,都觉得恐怖.然而,当牺牲出现在故事中时,他们几乎经常把它转变成并不骇人的场面.就像这个故事传到我们现在时,便说,当这个男孩被带到祭坛时,一只纯金色毛的公羊把他和他姐姐攫走,带着他们破空而去.这是汉密斯应他母亲的祈求而派来的.

当他们正飞过欧亚两洲交接的海峡时,女孩海莉不慎滑倒,掉入海中而溺死.从此,这个海峡就叫做海莉斯滂沱海峡(达达尼尔海峡的古希腊名).男孩则在无情海(即黑海,当时尚未平静,极不友善)中的考尔基斯国安全登陆.考尔基斯人是可怕的民族,然而,他们对菲里克索斯却很仁慈,国王厄里提斯更把他一个女儿嫁给他.事情也很古怪,菲里克索斯竟将有救命之恩的公羊献祭宙斯,然后把金色羊毛送给厄里提斯国王.
菲里克索斯有位叔叔,理当为希腊国王.但是他的王位却被侄子派里亚斯所篡夺.国王的年轻儿子,合法的继承人杰逊,被秘密送往遥远而安全的地方.当他长大后,他勇敢地冒险归国,向阴狠的堂兄要回王位.

曾经有神谕显示篡取王位的派里亚斯,说他将死于亲人之手,他必须慎防只穿一只皮草鞋的人.时间隔了很久以后,如神谕所示的人来到城里.尽管在其它的穿着方面相当整齐———非常合于他健壮身躯的大衣,肩膀上披着用来防雨的豹皮,但是他的一只脚却是赤裸的.他那郑曲而闪亮的头发没有修剪过,波浪起伏般地拖在背后.他毫无惧色,笔直地走到市场,这时,正是人群挤满市场的时候.

没有人认识他,但有两个人以奇异的眼光看他,互相怀疑问道:“他会是阿波罗吗?或是阿科罗蒂的丈夫?他不可能是波西顿勇敢的儿子中的一个,因为他们都已死了.”但是,派里亚斯一听到这消息,便急速地赶来,当他看到他只穿一只皮草鞋时,害怕极了.他把恐惧埋在心里,询问这位陌生人说:“你的祖国是哪一国?请你不要说龌龊卑鄙的谎言,把实情告诉我!”对方温和地回答:“我已回到故乡,我要重振家威.这片宙斯赐与我父王的土地,一直没有贤良的统治.我是你的堂弟,人们叫我杰逊.你我必须自律于权利法则———不应诉诸于刀枪.你可以留下所有的财富\羊群\黄褐色的牛群和田地,把王位交还给我,这样我们便可以不必为这些事而发生争端.”

派里亚斯柔和地回答:“当然,事情该这么办.不过有件事必须先要完成;已逝的菲里克索斯命我们带回金羊毛,这样才能把他的灵魂带回老家.但是,我已经老了,而你正值年轻,充满活力.你务必要接下这寻找的担子.我对着宙斯发誓:我一定放弃王位,把统治权交给你.尽管他这么说着,但他心里相信,绝没有人能完成这个冒险然后生还.”

这个伟大的冒险意见,激起杰逊的万丈雄心.他同意了,而且让各地的人知道,这趟冒险将是真真正正的旅行.希腊的年轻人乐于接受这个挑战,所有最优秀高贵的青年都前来参加这个队伍.所有英雄中最伟大的赫邱利斯,妙解音律的音乐师奥菲尔斯,加斯陀和他的兄弟波鲁克斯,阿奇里斯的父亲皮里语斯,以及其他许许多多的人都参加了.希勒帮助着杰逊,正是她鼓舞着每一个人,使他们不愿在母亲的襁褓中度着毫无忧患的生活,甚至有勇敢冒着死亡的代价,和同志们共饮绝世的不老药酒.英雄们登上阿果号船,开始他们的航程.杰逊手持金杯,将祭酒倾入海中,祈求那以电光为矛的宙斯,保佑他们一路成功.

他们的前程充满大灾大难,有些人饮不老药酒而丧命.他们首先在一个只有女人居住,相当怪异的雷姆诺斯岛靠岸.这些女人曾起来反抗男人,并且除了年老的国王外,将所有的男人杀光.国王的女儿海丝比尔,就是这些妇女的领导者,她放过了老父,用空箱子载着老父,在海洋中漂泊,最后,箱子将他带到安全的地方.然而,这些可怕的女人却非常欢迎阿果号的船员,在船驶离前,准备许多食物\酒和衣服作为礼物,接济他们.

他们离开雷姆诺斯岛后不久,发现赫邱利斯脱离他们而不见了.赫邱利斯有个很喜欢的侍从少年海勒斯,当海勒斯用水壶汲取泉水时,沼泽女神看见他如此俊美而容光焕发,想要吻他,于是将他往水里拉,她搂着他的脖子,把他拉到水底,少年便失去了踪影.赫邱利斯疯狂地四处寻找,呼唤着少年的名字,向着离海很远的森林走去,愈寻愈深.他已忘了金羊毛,忘了阿果号,忘了同伴;除了海勒斯以外,他已忘了所有的事.最后,航船只好抛下他,继续他们的航程.

他们下一个冒险是遇到一群哈皮.哈皮是能够飞行的可怕怪物,有锥形的嘴和锐利的爪,身上散发着恶臭,令所有的生物闻之而患病.阿果号船员夜晚停泊的地方,住着一位孤独无依的可怜老人.真言之神阿波罗曾把预言的能力赐与老人,他能精确地预言即将发生的事情,但却因此触怒了宙斯.因为宙斯对于所作的事喜欢保守秘密———这点对了解希勒的人也能很清楚地明白.于是宙斯便给予老人严厉的处罚,不管何时,当他用餐时,“宙斯的跑腿”哈皮立刻飞扑而下,弄脏那些食物,使那些食物脏到没人敢碰它,更不用说是吃它了.阿果号船员瞧见这位老人———菲纽斯———简直不成人样,就像毫无生息的幻影,用瘦干的双手胝地爬行,由于孱弱,全身不断地颤抖,身上仿佛只剩一层皮包着骨头.他兴奋地欢迎这些船员,祈求他们解救他.借着阿波罗赐与的预言能力,他知道在阿果号船中仅有两个人———伟大的北风神波利尔斯的两个儿子,能够保护他.所有的船员都以恻隐之心聆听他的倾诉,北风之神的两个儿子毅然决然地答应帮忙.

当其它的人正为菲纽斯张罗食物时,波利尔斯的两个儿子持剑守在他的身旁.他几乎连嘴唇都没碰着,那些可恶的妖怪便凌空而至,迅速地弄脏食物,然后留给他们难闻的恶臭.快如狂飙的北风神的儿子立刻追赶过去,追上那些哈皮,用剑击杀他们.假如不是由天而降的彩虹女神爱丽丝及时阻止,那些哈皮必定会被碎尸万段.她说,他们不能杀死这些宙斯的跑腿,但是她已向冥河神史蒂克斯立下没有人能违背的誓言,那些哈皮永远不再骚扰菲纽斯了.听了这些话后,他们两人便愉快地回来,安慰老人,于是老人兴奋地和众英雄彻夜狂欢痛饮.

老人又把横在他们眼前的危机忠告他们,尤其是冲击岩石的险恶.当海水波涛汹涌地冲击岩石时,那些岩石会不停地互相撞击.他说,惟一能通过的办法,是先拿一只鸽子试试.如果鸽子能安全地通过,那么他们便能通过;如果鸽子被击毙,他们只有掉回头,放弃所有对于金羊毛的希望.

次日早晨,他们当然带了一只鸽子出发,很快地发现巨大翻滚的岩石.在巨岩中间,似乎无法找出一条路来,但他们把鸽子放了,然后观察她的动静.鸽子飞穿而过,安全地出来,只有尾毛的尖端,被袭掷回来的岩石挟住而扯落了.英雄们尽其所能急速地追随她的踪迹,岩石分开,划船的人奋全力向前进,于是,他们也平安地穿过.在这一刹那间后,岩石又激烈地滚动撞击,船尾的装饰品被扯掉,他们仅能免于被毁而已.他们穿过以后,岩石又互相地翻滚,但已无法构成船员们的威胁了.

离开岩石群不远,就是女战士亚马逊族的领域.说来也很奇怪,这群女战士竟是酷爱和平\而且长得甜美的女神哈姆妮的女儿.她们的父亲却是可怕的战神雅尔斯,她们仿效父亲的作风而不学母亲.英雄们乐于停步,和她们进行肉搏战.然而,这将会是一场不可能不流血的战争,因为亚马逊人并不是温和的敌人.但是,海风吹得很顺利,他们继续赶路没有逗留.当船全速通过时,他们瞥见高加索山,同时也瞥见普罗米修士坐在他的岩石上,高高地耸立在他们头上.他们又听见兀鹰俯冲血腥食物时,煽动巨翅的声音,他们会不知不觉地停下来.然而,就在这一天的傍晚,他们抵达了金羊毛的所在国考尔基斯.

在面对着茫然而不知所措,感到除了仗恃自己的奋斗外别无他求的情况下,他们度过一夜.这时,在奥林匹斯山上,众神正为他们而召开一次会议.希勒因他们陷于险境而忧心如焚,她跑到爱之女神阿科罗蒂那里求援,她的大驾光临使得女神大感惊讶,因为希勒并不是她的朋友.虽然如此,当这位伟大的奥林匹斯山的皇后向她求助时,由于惧于皇后的威权,她答应全力以赴.她们共同计划由阿科罗蒂的儿子爱神丘比特,造成考尔基斯国王的女儿堕入杰逊的情网.对杰逊而言,这是个绝妙的计划.这位少女———米蒂亚,谙熟如何施展非常厉害的魔术,假如她愿意为阿果号的船员施展法术,无疑的,她一定能救他们.因此,阿科罗蒂告诉丘比特,如果他愿意照她的吩咐去做,她就会送一个涂上深蓝珐琅光耀夺目的金球给他.丘比特大喜过望,取出他的弓和箭袋,由奥林匹斯山穿过宽广的苍穹,直奔考尔基斯国.

此时,英雄们已出发前往该城,准备向国王索取金羊毛.一路平安无事,没有任何麻烦,希勒将他们隐蔽在浓雾中,因此他们顺利抵达王宫而没被发觉.接近王宫大门时,烟消雾散,守卫立刻察觉这群标致的年轻陌生人,很有礼貌地引他们入内,并将他们的到访通报国王.

国王立刻出来表示欢迎,他的仆人急忙做好一切准备,生火烧水以供沐浴,又准备佳肴美味.米蒂亚公主夹杂在这忙碌之中,好奇地看着这些访客.当她的视线正落在杰逊时,丘比特迅速举手,将一枝箭深深地射进少女的心.箭像火炬般在她心中燃烧,她的心灵因这股甜蜜的痛楚而酥然软化,脸上泛着一阵红一阵白,她又羞又怕地潜回闺房.

只有在英雄们沐浴完,享用了佳肴醇酒之后,国王厄里提斯才能询问他们的身份\来历和目的.因为在满足访客的需要前,提出任何质询都是最不礼貌的.杰逊回答说,他们都是出身高贵的人,都是神的子孙.他们远从希腊航行而来,只求国王将金羊毛给予他们,他们愿意为他作任何效劳,以为报答.譬如替他征服敌人,或是实现他所要求的任何愿望.

国王厄里提斯听完后,心中大感震怒.他讨厌外国人,对希腊人更是如此,他巴不得他们滚得远远的.他自言自语说:“如果这些陌生人没有在我的餐桌上进餐,我会宰了他们的.”他默然地盘算该如何做,然后想出一个计策.

他告诉杰逊,对于勇敢的人他毫无怨言,假如他们能证明他们是勇敢的,他愿意把金羊毛交给他们.“你们的勇气考验”,他说:“也只是我曾完成的.那就是驾驭他的两头公牛,这些牛的腿是铜制的,呼吸时喷出熊熊的火焰.用它们来耕田,然后将火龙的牙齿播撒在垄沟中,像播种一般,———这些牙齿会马上长出许多的武装士兵.当这些士兵进行攻击时,他们必须把这些士兵砍倒———一次可怕的收割.”“我曾独立完成这个工作”,国王说:“我决不会把金羊毛给予较我还不勇敢的人.”杰逊坐着沉默片刻.这场竞赛似乎毫无可能.它超越任何人所能胜任的能力范畴.最后,他答道:“尽管事情是那么可怕,甚至我必须一死,我也愿意接受这个考验.”说完,他离座而起,率领他的同伴返回船上过夜,这时米蒂亚的心却跟随着他.当他离开皇宫后,整个漫漫的长夜,她似乎看见他,看见他俊美的容貌以及温雅的举止,听见他的谈吐.内心为他担忧而痛楚,她揣测着父亲的计划.

英雄们回到船后,召开一次会议,每个人都要求杰逊答应让他试试;但是一切都徒然无功,杰逊是不会听从他们的.当他们正进行讨论时,国王的一位孙子———杰逊曾救过他一命,跑来找杰逊,告诉他关于米蒂亚的魔力.他说,她无所不能,甚至能控制星星和月亮.如果能说服她帮忙,就能战胜公牛和火龙人.这似乎是惟一有指望的建议,他们建议杰逊回去赢取米蒂亚,殊不知丘比特早已完成这个工作.

米蒂亚独自坐在房间里,一边啜泣,一边自言自语说,她会永远感到羞愧,因为她为一个陌生人过度地牵挂,想要屈服于疯狂的爱情中,而去反抗她的父亲.“不如一死算了”她说着,取出一个装着杀人的药草的箱子,但是当她拿着箱子坐在那儿时,她想及生命和存在世间的可爱的事物,连阳光也似乎较从前更为甜蜜.于是她抛开箱子.不再犹疑,决定为她心爱的人施展魔力.她有一种魔膏,能使涂上它的人,在当天中平安无事,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这种魔膏是用普罗米修士滴在地上的血所长出的最早的一棵植物制成的.她将它揣在怀里,去寻找她的侄子,就是杰逊救过他命的王子.当王子正四处找寻她时,被她遇着了,当他要求她做那些她早已决定做的事时,她立即答应他的要求,然后遣他到船上告诉杰逊,不要停留,马上到某一地点会她.杰逊一听到这消息立刻动身,在他启程时,希勒更将容光焕发的美质加于他身上,使得任何人见到他都大为惊羡.当他抵达米蒂亚那里时,她的一颗心仿佛已跑到他身上,黑雾蒙蔽她的眼睛,同时,她已无力动弹.他们两人没有片言只字地静立着凝视对方,就像耸拔的松树在毫无风息中屹立着,然后风儿再度吹起,树枝喃喃作响,他们两人也被爱情的和风鼓励,轻声细语地互相倾诉.

他首先启齿,要她善待他.他说,他不得不存有希望,因为她的美丽可爱,必定意味着她有出类拔萃的温文礼貌.她想立刻表达所有的感受,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她默然地从怀中取出魔膏交给他,现在他俩的眼光充满着羞赧注视着地下,然后再投予对方一眼,笑靥中充满着爱情的欲望.

最后,米蒂亚开口,告诉他如何使用这些魔膏,并且告诉他,如果把油膏涂在武器上,也会使那些武器跟他一样,在一天之中所向披靡.如果太多的龙牙人冲过来攻击,他必须在这些人中投下一颗石子,就会使他们自相残杀,直到片甲不留.“现在我必须回宫了”,她说:“但是当你再度安抵家门时,请记取米蒂亚,就像我将永远记得你一样.”他激昂地答道:“不管白天或是黑夜,我都不会忘了你.如果你来到希腊,因为你为我所作的一切,你会得到尊荣.除了死以外,没有任何东西能破坏我们的厮守.”

他们分离了,她回到宫中,为自己不忠于父亲而哭泣.杰逊经回到船上,派遣两个同伴去取龙牙;同时,试验一下魔膏的效力,就在他触及魔膏时,一股可怕而不可抗拒的力量贯入他的身

体,所有的英雄目睹此景,个个为之振奋.尽管如此,但当他们来到国王和考尔基斯人正等待着的田野,看到由于呼吸而喷出火的公牛冲出栅栏时,恐惧慑服他们,害怕之情油然而生.但是杰逊屹立不动,仿佛海中的巨石抵挡着海浪,他先后把两只公牛按在地上,在众人惊讶他超凡的神勇时,紧紧地为它们上轭.然后在田野上驾驭它们,稳稳地推犁扒土,将龙牙撒播于犁沟中.耕种甫毕,作物已长出来,武装的人蜂拥而上地攻击他,杰逊记取米蒂亚的话,在他们之间投下一颗大石.于是这些战士倒戈自相残杀,死于他们自己的矛下,使血流成渠.杰逊因此在这次竞赛中赢得最后的胜利,但这下却苦了国王厄里提斯.

国王回到宫中,阴谋陷害英雄们,发誓绝不让他们得到金羊毛.但是,希勒为他们策划,她使米蒂亚完全为爱情而茫然和不知所措,决定跟杰逊私奔.当晚,她偷偷地离家,趁着黑暗急速地逃到船上.这时众英雄正为他们的幸运而狂欢,没有想到大祸已临头.她跪在英雄们的面前,求他们收留她.她告诉他们,必须立刻得到羊毛,然后急速离去,否则会被杀死.一条恐怖的蛇守着羊毛,但她可以哄它入睡,使它不致于危害他们.她伤痛欲绝地说着,但是杰逊非常兴奋,将她轻轻地抱起而拥着,并且答应她,一旦他们回到希腊,她便成为他的未婚妻.然后将她放回甲板上,他们前往她指示的地方,抵达悬挂羊毛的神圣树林.负责守护的蛇非常可怕,但米蒂亚毫无惧色地接近它,唱着迷魂悦耳的魔乐,诱使蛇入睡.杰逊迅速地取下挂在树上的金色异物,然后急急退回,天刚破晓,他们已抵船上.最健壮的人划着浆,死命地由河道驶入海中.

此时,国王已知道一切,立即派遣他的儿子———即是米蒂亚的哥哥亚士图斯率兵追赶,这一小撮的英雄们,简直不可能战胜或逃离亚士图斯如此庞大的军队,但是米蒂亚这次以恐怖的死亡再度拯救他们.她杀了她哥哥.有些故事说:她传话给哥哥,表示她渴望回家,如果他能在当晚前往指定的地点和她会面,她可以为他取回金羊毛.亚士图斯毫不怀疑地前来,却被杰逊打倒,当米蒂亚退离时,亚士图斯黑色的血液染上他妹妹的银白长袍.首领一死整个军队就崩溃散乱了,于是,海路为众英雄大开.

另外有个故事则说:亚士图斯和米蒂亚同登阿果号离去,却没有解释他何以如此做.故事中又说追赶他们的是国王.当国王的船赶上他们时,米蒂亚杀了她哥哥,将尸体分解,把碎片投入海中.国王停下来收尸,因此,阿果号得以脱险.

至此,阿果号船员的冒险几乎已结束.但在经过光滑峻险的丝娜巨岩和查理狄斯漩涡时,他们接受一次可怕的考验.那里的海水永远咆哮着,汹涌的波涛高耸如山,几乎掷入天上.但是希勒看到了,督促海之女神引渡他们,保护航船安全归去.

其次的考验是来到克里特岛———若非米蒂亚,他们早已登陆.她告诉他们,古代铜族留下的最后一人泰路斯住在那里,他全身除了脚踝外,都是铜质的,脚踝是他的致命伤.她正说着,泰路斯出现了,形貌极端地骇人,恐吓着如果船再驶近,他就用岩石将船打碎.他们倚桨休息,米蒂亚跪着祷告,祈求黑底斯的奴隶来消灭他.可怕的罪恶主宰者听到她的呼唤,当铜人正举起尖锐的石头要砸阿果号时,便咬了他的足踝,鲜血迸出,不断地流着,直至他倒地而死.然后英雄们得以登陆,养精蓄锐以待未来的旅程.

返回希腊后,众英雄的队伍解散,各自回家.而杰逊和米蒂亚带着金羊毛去见派里亚斯,但他们却发觉可怕的变故已发生了.派里亚斯强迫杰逊的父亲自杀,他母亲因忧郁而死.杰逊矢志严惩凶手,他求助于从未使他失败过的米蒂亚.她用巧妙的手段致派里亚斯于死地,她对派里亚斯的女儿们说,她知道如何使老者再度青春的秘密,为了证实她的说法,她把一只受够多年折磨的公羊,在她们面前杀了,然后把尸体分成碎片,放入一锅滚烫的热水中,口里念着咒语,不久,一只小羔羊由水中跳出,蹦蹦跳地跑开了,少女们都信以为真.米蒂亚给派里亚斯服下强力安眠药,要他女儿将他分成碎片;为了使父王再度青春,纵令她们不敢强迫自己动手,最后还是完成可怕的工作.她们把碎片放入水中,渴望米蒂亚念咒,以唤回父王的灵魂和青春.但她走了———逃离王宫和城市.这时,惊恐的她们才清楚,自己是杀父的凶手.杰逊果真报了深仇大怨.

还有一个故事说:米蒂亚使杰逊的父亲重生,而且再度青春,她更把永葆青春的秘密教给杰逊.她的一切善行恶迹都是为了他,但最后她所得到的报酬,是他抛弃了她.

派里亚斯死后,他们来到哥林斯.他们有了两个儿子,一切似乎都很好,甚至于她虽遭放逐,过着放逐者经常的寂寞生活,但是由于她对杰逊的热爱,使她忘了失去家国之痛.然而,杰逊暴露了本性,虽然他仿佛还是个伟大的英雄:他打算和哥林斯国王的女儿结婚,这是一个光彩的婚姻,但他只有想到野心,却忽略了爱情和恩泽.米蒂亚知道他移情别恋,先是大感惊讶,然后由于伤心而感到痛苦.米蒂亚说出将为害国王女儿的话,使国王感到恐惧———他必定是从未想到这些的毫无疑虑的人.———于是他命令她和她的儿子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国度,这等于是死亡的判决.一个妇道人家拖着无助的幼儿被放逐,是难于自保的,更甭说保护幼儿.
当她沉思前程以及回忆她的过错和罪恶时,———她想用死来了结无法忍受的一生.有时在泪水中想念父亲和家庭,有时为哥哥和派里亚斯无法洗去的血迹而感到惊悸.她觉悟了,是疯狂的爱恋导致她一切的罪恶和不幸.当她就这样坐着时,杰逊在她面前出现,她看着他而默默无语.虽然他就在身旁,她却觉得跟他隔得远远的,只有暴戾的情爱和已毁的生命伴随她.她的情感使他无法沉默,他冷酷地告诉她,他一向很清楚她那无法克制的个性,假如不是她愚蠢地对他的新娘子说出恶狠的话,她仍然能够安稳地住在哥林斯.不管怎么样,他已尽了最大的心力,她没有被杀而只被放逐,这完全是他的功劳,他真的化了许多艰苦的时间去说服国王,但他在所不惜.现在他来到她跟前,因为他不是个对朋友忘恩负义的人,他要看着她带着许多黄金和必需品,踏上她的旅程.

这难堪已太够了,米蒂亚罪恶感的急湍迸发出来.“你为我而来?”她说:

“只为全人类中的我而来?”

“不错,你来的正好,

因为我可以减轻我心里的负担———

如果我能揭发你卑鄙的根性.

我救过你,任何居于希腊的人都知道.

公牛\龙人\守护金羊毛的蛇,

我制服它们,使你成为胜利者,

我掌握了救你的契机.

父亲和家庭———我背逆了他们,

只为了一个陌生的国家.

我克服你的敌人,

替派里亚斯设下最残酷的死去.

现在,你抛弃了我,

我到哪里去?回父亲的宫中?

到派里亚斯的女儿们处?为了你,

我已成为所有人的敌人,

我本身却和他们无冤无仇.

哦!我曾经拥有你,

一个受人人赞誉的忠实丈夫.

现在,我被放逐了,天啊!天啊!

没有人帮助我,我将孤独了.”

杰逊却回答说,救他的不是她,而是使她爱上他的阿科罗蒂.因为他带她到文明的国度希腊,所以她还欠他相当多的恩情.另外,他还极力地宣传,使得关于她如何拯救阿果号船员的事迹出名,因此人人都赞美她.假如她稍微有点常识,她应该高兴他能娶她,如此的结合,对她和儿子都是非常有益的.她所以被放逐,只因她自己的过失而造成.

无论米蒂亚缺乏别的什么东西,她却有丰富的智慧.除了拒绝他的黄金,她不再和他浪费口舌,她不带走任何东西,也不要他的援助.杰逊气急败坏地离她而去.“你那顽固的傲慢”,他告诉她:

“它驱走所有仁慈的人,

但是你将会为它而更悲伤.

从那时候开始,米蒂亚着手报复,她已知道如何进行.

“啊!生命的挣扎将由死亡做决定,

让我们短暂的时日结束吧!”

她决心杀死杰逊的新娘子,然后呢?她已顾不得往后的其它事情.她说:“她必须先死!”

她从箱里取出一件华丽的衣裳,将它涂上致命的毒药,然后置于盒中,命她的儿子带到新娘处.她告诉儿子们,必须要求新娘立刻穿上,以表示接受这份礼物.公主和蔼地接待他们,而且同意照办.但她几乎一穿上,可怕和毁灭的火焰立刻燃起,她倒地而死,全身的肌肉熔化而消失.

当米蒂亚得知事情已完成,她转而又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没有任何地方能够保护她的儿子们,除了过奴隶的生活外,再无其它生活方式.“我决不使他们过着为异国人所奴役的生活”,她想:

“死于别人的手,较死于我自己的手更为残酷,

不!给他们生命的我,将给他们死亡,

哦!现在不要胆怯,

不要想他们是多么年轻,以及

他们是多么可爱,和他们何时出生———

并不是———我要忘却他们是我的骨肉,

只要片刻,短暂的片刻———

然后永远地忧伤.”

当杰逊因她对新娘子的作为而充满怒火地跑来,想要杀她时,两个男儿已死.米蒂亚在屋顶上,正跨上由龙驾驭的战车.当他为过去所发生的事咒骂她而不骂自己时,那些龙已带着她腾空而去,消逝了踪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